閱讀歷史

第1099章 【1098】民國女英雄72(5000+)

作品: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種田|作者:雲沐晴|分類:幻想奇緣|更新:2021-10-14 09:44:42|字數:5152字

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

就在秦錚想著怎麼緩和氣氛的時候,隔壁辦公室的電話鈴聲透過外放聲音急.促的響起,秦錚噌的一下就站了起來:“你先吃,我去看看。”

安怡眉頭緊蹙,看著他離開,心裡想著這個時候電話響起,是不是有什麼急事兒?

果不其然,沒幾分鐘,秦錚就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:“家屬院有人生孩子,難產,你能搞定嗎?”

安怡沒想到她來師部第一天,就遇到這樣的事兒,“你們師部在這兒居然沒有衛生院?”

兩個人跑起來的時候,安怡發出這樣的疑問,秦錚忙解釋。

“有,人現在就在衛生院呢,但她現在的情況需要剖腹進行手術,這到底是大手術,衛生院的人怕出事兒,想讓我從外面找可靠的醫生過來,更穩妥一些,可這寒冬臘月的,上哪兒找人去?就算找過來,人等不等得及還不知道呢,正好你在這兒,你看……?”

師部的衛生院,更多的是保障戰士們的安危,像婦科一類的,應該不受重視,女人生孩子在這年代,好多都是在家自己生,很少有人意識到危險什麼的,所以剖腹手術的危險性還是挺大的,他們也許也可以動手術,但心裡到底是沒底的吧?

還有一點,秦錚沒好意思說,但她多少猜測到了。

果不其然,等兩個人氣喘吁吁的跑過去的時候,衛生院的手術室門口,圍了一大堆的人,有男有女,男的都穿著軍裝,其中一人看到秦錚,仿若看到了救星一樣,大嗓門一喊。

“秦師長,你可來了,”

大個子是真高,有北方漢子特有的粗獷,嗓門大的在需要安靜的醫院,真有震天響的效果。

“我媳婦生孩子,你說這些大老爺們進去幹啥?生孩子不是女大夫的事兒嗎?”

衛生院給秦錚打電話的時候也說了,是這個營長硬是攔著不讓大夫進去搶救,他們急的不行,只能打電話求救,而想讓秦錚從外面找大夫,大概是以防萬一。

秦錚三步並作兩步的衝上前,對著男人的腿部就是一腳,男人一臉懵的抬起頭:“師長?”

‘啪’的一聲,一記響亮的耳光又甩了過去,男人更慌了:“師長?你這是幹啥啊?打額作甚?”

秦錚厲聲對著醫護人員道:“還愣著幹什麼,趕緊準備手術,這小子我收拾,安怡,你跟著他們進去準備一下,”

然後向他們介紹:“這是我愛人,曾經是一名醫生,或許對你們有幫助,就是打打下手也行。”

秦錚說的比較含蓄,但衛生院一看是女醫生,還是秦師長親自帶來的師長夫人,沒人敢小覷,趕緊簇擁著安怡進了手術室,因為手術之前還要做一系列的消毒工作。

秦錚在這兒坐鎮,孕婦的丈夫就算像叫喚,也在秦錚怒其不爭的目光裡,露出了一絲猶豫。

他這一猶豫,醫護人員立即開啟門進去了,秦錚漠然的抬頭:“冷靜點了嗎?”

“師長……,”一米九的糙漢子,捂著自己的臉,似乎還委屈的不行。

秦錚氣的不行:“你混蛋!裡面躺的是誰?你的老婆和孩子,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在這兒分男女呢?是不是你老婆和孩子一起走了,你才收起你腦子裡的封建落後?趙天亮,你都是當營長的人了,怎麼這點思想覺悟都沒有呢?”

說話的功夫,政委,團長等幹部也齊刷刷的跑了過來,一聽說前因後果,對著趙天亮就是一通數落。

“趙天亮啊趙天亮,你糊塗啊,這冰天雪地的,咱有衛生院生孩子,可是替你省了多少事兒?你媳婦為什麼從農村跑到這兒來養胎?還不是看中咱這兒就有衛生院?如果在鄉下,從村裡再到鎮子上,你自己想想那路得多難走?人家都知道要提前準備,你可倒好,人都難產在裡面嚎的都沒力氣了,你居然還在這兒衝著醫生喊叫,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?”

趙天亮急的面紅耳赤、抓耳撓腮的:“那是我媳婦,我怎麼可能不心疼?可,可你們看看嘛,進去的兩三個都是男的,我老婆生孩子,圍一屋子的男的算怎麼回事兒?合著不是你們媳婦生孩子,你們不在意是不是?”

“這生個孩子都被看光了,讓老子以後怎麼在師部走?讓我媳婦怎麼面對?師長,你快進去說說,剛剛嫂子是不是進去了,讓嫂子給我媳婦手術行不行?”

合著大傢伙說了這麼半天,全都白說了?這人怎麼這麼軸呢?

那些跟過來的嫂子,剛剛把能說的全都說了,可他還是聽不進去,剛才硬是拽著兩個醫生不讓人家進去。

……

當外面吵吵鬧鬧的時候,手術室裡,安怡已經做好了基礎的消殺工作,還換上了手術服戴上了帽子口罩等防護措施,當她拿著手術單子詢問血液常規等諸多檢查事項的時候,突然發現孕婦竟然還是乙肝患者。

她抬頭看了眼雖然換上手術服,但明顯對婦科手術有些忌諱的男大夫,詢問身邊的護士。

“兩位男大夫做過婦科手術嗎?”

年長的護士輕輕的搖了搖頭:“咱們衛生院能上手術檯的大夫就只有他們三個,但他們所擅長的都是骨科、頸肩腰腿、還有胸、腦,一旦發現不對勁,基本上都送軍區醫院去了,這邊都是動一些小手術。婦科衛生院壓根兒就沒有,您也知道,女人少,家屬院生孩子,也大多選擇自己生,像這種情況,真的很少見了,”

如果不是職業素養在,想必剛剛幾位大夫都翻臉了吧?尤其這產婦還是乙肝患者,雖然當醫生的已經見怪不怪了,可多少還是有些忌諱的,手術過程中,稍有不慎,都是會被傳染的。

考慮到外面的患者家屬封建陳舊的思想,以及這幾位大夫的不擅長,安怡主動走過去,對他們說。

“各位一會兒站在手術室內旁觀即可,如果我有需要幫助的,再向你們求助,不知可行?”

三位男醫生詫異的看著安怡,“您,”

“叫我安怡就行,我有經驗,請放心,如果我沒有信心,也不會進來,考慮外面的人,以及她如今的情況,我建議立即剖腹手術,”

男醫生們立即覺得遇到了救星,紛紛表示贊同,還特別熱情的走過來將患者的情況詳細的進行了說明。

麻醉師已經上了麻藥,孕婦早就被折磨的渾身是汗,她進去的時候渾身無力的癱在那裡,看到進來的是女大夫,她似乎鬆了口氣,可在看到三位男大夫進來時,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。

“你放心,我們只在需要我們的時候過去,手術過程中,我們選擇旁觀。”

其實剖腹手術根本沒她想的會暴露什麼隱私,這又不是自然生產,未免大驚小怪了些,但考慮年代問題,到底沒說什麼。

做好防護措施後,安怡開始手術,在沒開啟腹部之前,她先看了下孕婦的基本特徵,這個時候,是採用透視眼,結果發現孩子有繞頸,而且還是臀位,難怪會難產。

現在情況危急,她只能先手術,因為孩子再不搶救,可能就有窒息的危險了。

手術過程中,安怡的專業讓旁觀的三名男醫生歎服,連孩子所處的位置,產婦的情況,都把握的相當穩妥。

她不急不躁,說話沉穩有力而清晰,手術進行了兩個多小時,成功分娩出來一個足月男胎。

經過搶救,孩子哭喊出來的那一霎那,不僅手術室的人鬆了口氣,就連在外面焦急等待的人也露出了驚喜的笑容。

安怡把孩子包好遞到產婦跟前:“你很棒哦,生個男孩子,長大了可得讓他好好孝順你,放心吧,很健康。”

產婦張張嘴,艱難的說了句:“謝謝。”

安怡朝她微微一笑,“不要緊張,現在咱們開始縫合。”

……

手術室外,護士抱著孩子出去讓趙天亮看了,並對喜出望外的他不鹹不淡的說了句。

“放心吧,手術是安醫生做的,我們男醫生沒近她的身,只在遠處站著,這些你媳婦都知道,不相信的話到時候問你媳婦就行了,你快別鬧了,把該籤的字都給我們簽了。”

護士的口氣有些怨言,趙天亮正在興頭上,也沒生氣,還知道道歉,但護士白楞他一眼,從他手裡把孩子抱走。

“孩子還要跟媽媽待一會兒,觀察觀察,你趕緊簽字。”

等安怡從手術室出來的時候,已經十一點多了,秦錚一直等在外面,她一出來,就給她遞上了外套,摸著她的手,冰涼冰涼的,有些心疼:“辛苦你了,餓壞了吧,走,咱們趕緊回去吃飯。”

安怡看了下,手術室外已經沒有人了,秦錚忙解釋:“已經跟著產婦去病房了,那小子,明天再收拾他。”

安怡累的不行,但好在下午睡了一覺,所以這會兒也不算特別困,不過肚子是真的餓。

等回到宿舍,她看了下灶眼裡面的叫花雞,神奇的居然烤熟了,還有烤好的紅薯土豆,一併拿了出來。

秦錚目瞪口呆:“我說怎麼一股子肉味兒和紅薯味兒,原來擱這兒藏了好東西呢!”

安怡把叫花雞外面的泥巴敲掉,扒拉開外層的荷葉,露出金黃的烤雞,空氣中更是瀰漫著一股椒麻鮮香的味道,啊呀,那個味道,太絕了:“太好聞了吧?這不會也是你帶來的吧?”

安怡點了個頭,“可不,我埋到雪裡面,又帶過來的,肉質早就醃製的相當入味兒了,快嚐嚐。”

兩個人早就餓壞了,也沒說其他,安怡接過秦錚給自己拽的大雞腿兒,啃上一口,滿足的眯起了眼睛。

“人生,就是該這樣享受啊,今天迎接了一個小生命的誕生,非常有成就感,我得多吃點兒。”

秦錚看她笑容滿滿的樣子,忍不住道:“看來你真的很喜歡小孩子啊!”

“人類幼崽是最可愛的生物,三歲之前,那真是讓你什麼都幹不了,不過,隨著年齡的增長,你會越來越發現,當父母真的很不容易……,”

當安怡大談育兒經的時候,秦錚忍不住抓住了她的手。

“說別人家多沒意思啊?要不,咱倆生一個一起玩兒?”

安怡吃的滿嘴流油,冷不丁聽到秦錚的話,她被嗆了一下,連續咳了好幾聲:“你說啥?”

“我說,既然你那麼喜歡孩子,我也沒孩子,要不,咱倆生一個?”

安怡將嘴裡的食物好不容易嚥下去,瞪著他:“你認真的?”

“當然,你看咱倆現在的年紀,不要個孩子,說不過去了,是不是?”

“可是我都快到更年期了,你不覺得已經晚了?”

“不會,不晚,咱家營養到位,好好調理,肯定能生,老來得子,也是美事一樁。”

美事兒?只怕是會被別人指著脊樑骨嘲笑吧?

不過,看秦錚說的是認真的,安怡忍不住想起來之前,她好像也想過這個問題,現如今被人家提出來,反而是給了她一個臺階下,雖然她自己的身體很好,但也不能保證一定就能懷上。

她抿了抿唇,看向秦錚:“婚姻不是兒戲,生孩子更是如此,你,當真考慮好了?”

秦錚摩挲著她的手:“我非常肯定,只要你願意,咱們就生。而且我希望,你能調到哈市來,這樣,我也能方便照顧你。”

安怡低頭沉默,她已經四十三了,這個年齡後世生孩子的大有人在,可在這個年代,那就是當奶奶的人了。

會被人家說老不正經的。

但他們家這情況,不要個孩子,的確說不過去。

可是孩子哪裡是一次就能懷上的?那豈不是說,她要在這兒住上幾個月?

“要不我去把倆閨女接過來?”

秦錚以為她擔心孩子,忙說了一聲,哪兒想到安怡搖頭。

“沒事兒,說好了一個月,先讓她們在福利院。”

她真正考慮的是,戶口究竟要不要一起遷過來,哈市值不值得她來?

“我覺得這件事我得好好想想,”

“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?是怕我對你不好?”

“不是,”我的擔心你根本不知道啊,即將過的是63年,再過兩年,大的動作就要開始了……

但這些話,她又沒辦法解釋,而秦錚顯然已經等不及了,他試圖攬住安怡的肩膀,看她有些抗拒,手不自覺間用了力。

“你一直都很神秘,似乎在擔心什麼,是不是因為這些,你才和我結婚的?現在提到生孩子,你又猶豫了,難道也是因為那些不想讓我知道的原因?”

安怡側首看他:“秦錚,你是個值得託付的人,要不然我不會跟你。可你有沒有想過,也許有一天,我會像古晟那樣,被派去打掃廁所呢?”

秦錚一愣,旋即想到了什麼:“你一直擔心的那個點兒,就是這個?”

安怡認真的回答:“也許,會比這更慘,到了那個時候,你會被我連累,或者,你將失去你現有的一切。即使那樣,你也要和我生孩子?”

秦錚聽了安怡的話,若有所思的想了起來,這兩年似乎有些亂,難道她已經知道了什麼?

“你以前,和古晟,是同志關係?”

秦錚小心翼翼的問出口,安怡搖頭:“並不,我的關係比較複雜,不過和他一樣,都在為國家做事兒,古晟,我一直沒問他,他是因為什麼都派到定遠縣打掃廁所的?據我所知,他當年可是立了很多功,這樣對待一位老同志,是不是過了?”

秦錚嘆了口氣,“誰都不否認他的功勞,只不過他當年待過的地方比較多,關係複雜,調查不過來,很多證據也都被磨滅了,對於他究竟是不是自己人,其實形成了兩個派系,但為了安全,不得不把他調到偏遠的定遠縣進行考察,說是考察,其實和放棄差不多。”

“你心疼,所以把他調了回來?”

秦錚笑:“我哪兒有那麼大的本事兒?是找到他曾經的直屬聯絡人了,驗明正身後,可不就要得到他應有的職位和待遇?”

原來古晟官復原職,是因為找到證明人了,怪不得,她還以為是託了秦錚的福氣呢!

其實她現在的戶籍還是很完善的,無非就是自己因為伊家的事兒,到現在沒有真正的落葉歸根,而且被伊家指責冒充,這一點要是沒人找茬,問題是不大的,但若有人找茬,事兒可就不好辦了。

光是來歷不明這一條,她就沒有足夠的說服力。

即使如今背靠大樹,也得想想怎麼應對,除非……提前做好規劃。

安怡想了下,看向秦錚:“你說我辭職來家屬院怎麼樣?”

秦錚詫異:“辭職?為什麼會想到辭職?”

安怡睜著一雙大眼睛,回答的理所當然:“生孩子帶孩子啊!”

秦錚被她的直接噎住了:“你不是一直喜歡當老師?而且,你還有編制,要是這一辭職,豈不可惜了?”

可惜啥啊,要不了兩年高中都停課了,到時候上不上也沒什麼區別了,到處都該興起S山下X的熱潮了!

您可以在Google搜尋“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種田 九桃小說(9txs.tw)”查詢最新章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