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
第401章 無義不當值

作品:歡想世界|作者:徐公子勝治|分類:科幻未來|更新:2021-10-17 18:52:49|字數:6260字

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

妖王玄牝珠與九轉紫金丹誰更珍貴,這個問題很怪。

若說得到它們的難易程度,自然是九轉紫金丹更難得。比如華真行還有可能一次得到九十九妖王玄牝珠,其機緣與淵源另說,但想得到這麼多九轉紫金丹那是想都不要想了。

楊特紅卻捻著鬍鬚道:“萬物齊一,本無誰比誰更珍貴之說。人貴其貨,一貴其難得,二貴其物用,而物用在人。

就比如你所煉製五氣丹,寒不能衣、飢不能食,對於普通人而言便是無用,若趕上饑饉之時,想啃都啃不動,還不如一碗油潑面呢。”

柯孟朝則搖頭道:“老楊,你這是在偷換概念!”

一聽夫子這話,華真行就暗自嘆氣,說著正經事呢,幾位老人家怎麼又槓上了?看這架式,按經驗三個老頭一時半會兒停不了。

照說年紀都老大不小了,就不能讓人省點心嗎?想打嘴仗可以換個時間地點,搞一桌菜擺好酒之後再吵,幹嘛非得現在?

可憐華真行,原本只是想問清楚,為何妖王玄牝珠置入碧空洗大陣中,就能起到九轉紫金丹在九轉紫金爐大陣中的作用?

那樣的話,就意味著養元谷中現有的六級養元術導師,都可以藉助碧空洗大陣煉製春容丹了,極大地緩解了人手壓力!可惜現在他有點插不上話,只能在一旁老實聽著。

果然只見墨尚同微微點頭道:“不錯,確實是偷換概念!所謂物用,功效各有不同,豈能相齊?若按老楊之辭,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。

說衣食之用,別提什麼五氣丹了,就提衣食本身。衣者,飢時亦不能食;食者,寒時亦不能衣!這世上除了妄境之外,沒有任何事物能滿足所有的功用。

康健者不需藥石,而病者需之,而誰又能說,病者在藥石之外就不需衣食?幾千年來,我已煩透了這套磕!

人衡事物之貴,乃是交易所值。因有其功效,方有其交易所需,三歲孩童皆知!春容丹所值,在於人賦其勞、所得之不易。

世上若有另一物,可代春容丹之功效,賦其勞更少、所得之更易,則世人不必再尋五氣丹,這也是三歲孩童皆知之理。”

華真行在心中暗道,接下來該輪到柯夫子再槓墨大爺了吧?

果然又見柯孟朝背手搖頭道:“老墨之言,看似有理卻有偏頗,只說其一,未點明其二。你既提到了妄境,為何未將其點透?我看小華破妄當日,講得都比你明白!

你說除妄境之外,世上無一事物能滿足所有功效。但妄境並非事物,而是修為成就。世上物有限而欲無窮,除非人人皆入妄境,否則就不能僅以功效取值。

功效只在人慾,欲有傷人,欲有殘生,欲有禍世,比如欺男霸女之慾,何物用功效可令其足?用之則禍世。

就說那些迷毒之物,得之既需賦其勞,亦有其功效,有能足人之慾。然新聯盟掃平黑幫,為何要禁絕之?”

物有所值,所謂值者,既是人賦其勞,更是應有其義,無義則不當值……”

他話還沒說完,楊老頭便打斷道:“小柯啊,你這不也是在偷換概念嗎,老墨是這個意思嗎?”

墨尚同也板著臉道:“你曲解我的本義,講的無非也是利害之辯。”

柯孟朝:“不,是利義之辯!”

華真行終於找到了機會,趕緊擺手道:“你們講的都有道理,回頭再論!我現在就想問清楚,妖王玄牝珠難道比九轉紫金丹還珍貴嗎?”

三個老頭同時扭頭呵斥道:“你還沒聽明白嗎?”說著話三件嚇人的神器又浮現手中。

華真行一縮脖,趕緊點頭道:“我明白了,都明白了!其實真正的問題是,它們都有什麼用,該怎麼用?”

墨尚同反問道:“該怎麼用?”

這語氣還是很不滿,因為他們手裡的傢伙還沒收起來,華真行又趕緊答道:“不是該怎麼用!我想問可以怎麼用?”

藤條、戒尺、拄杖終於又收起來了,楊老頭則發來了一道神念。

九轉紫金丹的功效總結為最精華的四個字,就是脫胎換骨。普通人也可以服用它,儘管這個過程很兇險,需要高人在一旁隨時護法。

所謂脫胎換骨,相當於重塑了副最完美的爐鼎,可治一切先天不足之症,不論身有何病,只要能在服丹後能活下來,當然也都治好了。

世上有沒有一種藥可以包治百病?真的有,就是九轉紫金丹!

九轉紫金丹不僅能治病,還能治療一切殘疾,哪怕缺胳膊少腿,也能慢慢地都重新長出來。這個過程比較長,肯定也需要高人隨時護法。

僅此一個功效,恐就是古時權傾朝野的九千歲們的最愛!

對於修士而言,它最大的價值當然也在於重塑爐鼎。對於妖物來說,可以助其直接修成人身,相當於傳說中的化形丹。它助大修歷劫,以換爐鼎之刑傷,堪稱舉世難求。

但是誰也沒想到,這東西居然可以拿來佈陣,當成煉丹之引。可能因為原先也沒人想過要煉製什麼春容丹,居然是大規模量產供普通人使用的丹藥。

前面說的種種功效,其實都是一次性的,不論是誰吃下去脫胎換骨,九轉紫金丹也就沒了。除了對他本人之外,再無其他意義。

可是在華真行手中就不一樣了,成為了一種生產工具。風先生是聽說了華真行的願望,才送出了那柄風環扇,肯定不是讓華真行把那枚九轉紫金丹給吃了。

至於妖王玄牝珠,與九轉紫金丹有什麼類似的地方?

約定俗成,八境以上的妖修方可稱妖王,也就是說它們在修行中都已經歷了脫胎換骨的考驗,不必服用九轉紫金丹,也能片憑自己的本事脫胎換骨。

這樣的大妖很罕見,但自古以來累計也有不少。高人能做到的事情,可比一枚丹藥強多了,就算是九轉紫金丹,那也是人煉製的。

妖王玄牝珠當然沒有九轉紫金丹那些功效,並不能助他人脫胎換骨,但有其他很多功效,華真行其實都已經瞭解。

妖王玄牝珠還有一個用處,是誰都沒想到的,方才墨大爺告訴了華真行,就是放在碧空洗大陣種當九轉紫金丹用。

更確切地說,在大陣中假如使用九轉紫金丹,太高配了,而且也不現實,用妖王玄牝珠替代,則是一個成本更合理的低配方案。

就像用黃金可以做勺子,但註定難以推廣民用,而不鏽鋼同樣可以做勺子,大致就是這麼個意思。

至於柯夫子的感慨,是認為妖王玄牝珠本就是不應該出現在世上的東西,與九轉紫金丹的性質完全不同。

沒有哪位妖修願意主動祭出並留下玄牝珠,都是逼不得已加機緣巧合。好不容易修煉到八境,已有脫胎換骨大神通。假如因貪其物用便取其玄牝珠,完全是不義之舉。

煉製九轉紫金丹以謀求其功效,柯夫子是沒意見的。但是為了妖王玄牝珠的功效,就去謀求此物,柯夫子認為不應該有這種想法,這也是他老人家對華真行的告誡。

可是問題又繞回來了,華真行如今得到了九十九枚妖王玄牝珠,難道因此就故意不去用它,白白放在手中浪費嗎?

須知千年前的妖王可不是他斬殺的,煉妖葫和鎮妖塔也不是他打造的。而且東華與正一千年前鎮壓那些妖王,並非是要逼它們留下玄牝珠,而是因它們禍亂世間。

三個老頭,尤其是墨尚同與柯孟朝之間,剛才辯的就是這個意思。假如華真行沒把他們的談話打斷,接下來肯定會聊更多,很多話還沒說完呢。

墨尚同直接告訴華真行,這些玄牝珠恰好可以用在什麼地方,彷彿是天大的機緣,搞得華真行一副發財了的樣子,柯孟朝對此很有些不滿。

好死不死,華真行又問起了妖王玄牝珠和九轉紫金丹誰更珍貴。柯夫子找到機會當然槓上了,槓著槓著,還差點又揍了華真行。

華真行方才看得清楚,三個老頭雖然都亮出了嚇人的神器,但這回帶頭者是柯夫子。他老人家是第一個把戒尺掏出來的,另外兩個老頭只是為了跟風不示弱。

柯夫子表面上是在槓墨大爺,實際上是在告誡華真行,千萬不能因為妖王玄牝珠的珍貴,就動了刻意去搜集、尋求此物的心思。

這種東西,留世已是無奈,只能因機緣而得,切不可因其功效而主動去尋。總不能為了妖王玄牝珠,去無端斬殺與鎮壓妖王吧?

至於有妖王作亂,將其斬殺後因機緣得到了玄牝珠,倒也未嘗不可。但這種事情絕不能期待,難道還要期望有妖王作亂嗎?那是好事嗎!

假如有此期待,便是可怕的緣起發端。有人可能故意去尋找與監視妖王,查證與蒐集對方是否為禍的證據,甚至會引誘對方為禍,從而將其斬殺或鎮壓。

表面上看起來是義舉,實則只為謀求妖王玄牝珠之用,這才是真正的禍世,既禍人亦禍己。

就算沒有用栽贓或引誘的手段,就是暗中尋找與監視妖王,假如懷的是謀求玄牝珠這樣的動機。那些神通廣大的在世妖王就不會察覺嗎,它們又是好惹的嗎?

它們好端端地在家修煉,卻被人盯上了,就是在找可以弄死它們的證據和機會。這恐是世上最大的惡意,它們也會聯合起來先弄死這個人吧?

有因才有果,修行先論因,不能動此心。妖王玄牝珠,就不應該用“珍貴”兩個字來形容,此所謂無義不當值。

墨尚同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,他有很多話還沒說呢,而柯夫子只是逮著機會借題發揮。楊老頭則是故意打岔,用一道神念既介紹了妖王玄牝珠的功用,也將沒吵完的架給解了。

楊老頭這道神念,名為解答小華的問題,卻讓在場者都聽見了。見他暗戳戳地拆了槓,另外兩個老頭也就不打嘴仗了,墨尚同伸手道:“葫蘆給我!”

楊特紅將金葫蘆交給了他,墨尚同手握金葫蘆瞬間消失不見,只有金葫蘆還懸停在原處——他老人家也進入了葫中世界。

墨尚同待的時間比楊特紅多幾分鐘,然後又出現在原地,將葫蘆還給華真行道:“煉妖葫是丁老師送你的,依東華傳承緣法,這些東西如今都成了你的,你打算如何處置?”

定風潭千年遺存之物,崑崙盟的梅盟主都委託廣任道長給送來了,但也無法和煉妖葫中的東西相比。

煉妖葫中雖然沒有一件現成的法寶、丹藥、符籙等器物,但九十九枚妖王玄牝珠,還有那麼多上古大妖的遺骸,皆是難得的天材地寶。

這些東西肯定比不了岡比斯庭的庫藏,其數量雖豐、品質雖高,但種類太單一了,估計也比不了正一門的藏器閣收存之物。

但僅就個人而論,華真行恐怕也是當世擁寶最多者之一了,畢竟煉妖葫中的東西都算他的私有之物,而宗門或某個組織的庫藏,並不歸某一人所有。

華真行毫不猶豫地答道:“這些東西我怎敢私持?全部交給養元谷登記入庫,以待將來取用。我們還要打造很多碧空洗大陣與淨塵羅法陣。”

華真行主持打造的碧空洗大陣與淨塵羅法陣,與傳統的洞天福地完全不同,參照了蕭光等人打造三湖法陣的思路,完全是開放式的。

農墾區三鎮目前十五萬居民,絕大多數都是普通人,就生活在法陣造就的環境中。碧空洗大陣不僅籠罩了洛福根水電站,將來還要打造成碧空湖景區對全世界開放,後續建造的更多法陣也會參照這個思路。

墨尚同笑了:“可是養元谷庫存的碧空洗只有三件,你如今已經用掉了一件。”他老人家平日不苟言笑,臉總是板著的,而今天可不止一次露出笑容了。

華真行:“您老人家曾給了我一個盤子,用以取代三湖法陣中的扶風盤,就很像碧空洗。我也看過定風潭的器法傳承,其中就有如何打造碧空洗的記載。

此法寶雖然祭煉不易,但畢竟不是神器,將來可以組織人手再行祭煉。如今天材地寶倒是不缺,一時也不需要那麼多,就算還剩兩件碧空洗,幾年內也夠用了。”

碧空洗雖非神器,但也是一件上品法器,是原定風潭歷代祖師仿照扶風盤煉製的法寶。根據其器法傳承,想祭煉成功頗不容易,至少要有大成修為才能入手嘗試。

想當初在三湖鎮收拾蕭光等三兄弟之後,墨尚同讓華真行取走了扶風盤,拿出一個自己祭煉的盤子置換陣樞,仍然保留了三湖法陣。

墨大爺打造的盤子當然遠遠比不上扶風盤,但對於蕭光等三兄弟打造的法陣,它也足夠用了,甚至就像是為那座法陣量身定製的!

那個盤子的妙用極似碧空洗,這是華真行得到碧空洗之後才清楚的。

目前養元谷已有華真行、司馬值、潘採等三位大成修士,未來也能更有多,當然可以自行祭煉碧空洗,不必事事都煩勞三位老人家。

想九十九座碧空洗大陣,任重而道遠,但華真行並不急於在眼前就搞定,他的計劃是要用好幾百年時間呢,也不是他一個人的事。

墨尚同:“那我就把其他的東西都帶走了,看來研究院得抓緊時間擴建庫房。現在需要調集人手,先打造九十九間地下庫房。

這些收存的天材地寶,無論將來你是否想親手祭煉、祭煉多少,逗音該抽空去參悟體會其物性玄妙,有個全面瞭解,再求若干精深。”

華真行:“您老發話就好,這事可交給範達克負責,蕭總長協調。”

墨尚同:“以什麼名義入庫呢?是你寄存於此供眾人參悟,還是乾脆捐為公物?”

名義上葫中的東西都是華真行的私有之物,假如寄存於養元谷中,眾學員與導師們能親眼見證與參悟已是福緣。將來若有人需要,華真行再賜贈,也算是他的緣法人情。

華真行想了想,卻搖頭道:“入庫記錄要明確,是我私人所贈,就像洛克獻出的家族傳承之書。後人若有取用,也是煉製公器,不得以任何形式再行私佔,否則我將收回。”

華真行為何會有這樣一番交待,與五百年後的那個夢有關,甚至也與目前農墾區乃至幾里國北境的實際情況有關。

歡想實業的股權結構很特殊,沒有其他小股東,百分之百歸風自賓所獨有。

歡想實業的投資方式也很特殊,以非索港農墾區為界,農墾區以南有很多合資或合作專案,但農墾區以及農墾區以北,則都是歡想實業的獨家專案。

在華真行那個夢裡,也包括他的妄境中,歡想國曆史上出過一些狀況和爭論,主要是關於私有化改革的。

華真行並沒有將妄境中的經歷都說出來,他在妄境中還是去了一趟五百年後的世界,不是耗費了五百年時間,而是直接穿越到五百年後,在那裡又待了幾個月搞“歷史考證”。

妄境中的歷史,現實中根本就不存在,可以視為一種推演分析。

歡想國也是承認和保護私人財產的,各種物品和金錢都可以是私有財產,可持有亦可贈送轉讓,還有可由後人繼承。

但是歡想國有很多資產,並不屬於個人財產範疇,比如全國的土地以及各種生產資料與設施。

歷史上曾有不止一次的爭議與討論,是否應將其私有化,以提高效率以及管理水平?可是這樣的討論每次都進入了一種悖論迴圈。

因為歡想國所有的土地包括公共產業,其實都是是屬於風自賓個人的。風自賓將其交給歡想國託管,包括其利潤分紅也用於補充歡想國財政,以個人捐贈的名義。

若是支援公有,他的所有資產就相當於公有,風自賓本人並不拿歡想實業一分錢分紅,他甚至經常多年都不露面。若是支援私有,這些資產本就是私有的……

實際上的情況絕沒有這麼簡單,三言兩語也說不完,否則也不會三番五次、每隔上百年就來這麼一番討論與爭議,但大體背景如此。

這是華真行的夢境,後來也是他的妄境,這孩子的腦洞就是這麼荒誕清奇!

如今得了這麼一大批天材地寶,華真行又想起了這茬,於是就參照這一思路。這些他的私有之物,可以都交給養元谷公用,但是不得再成為私物,否則他將收回。

這麼處置當然很明智,如此多的寶物他也用不了,假如風聲傳出去反而會給自己招來禍患,莫不如全部交給養元谷取用,對他而言並無任何損失。

評價一個人的財富能力,其實並不能只是看他的私人財產,而是看他能調集、控制、影響、使用多少資源,比如世界上那些金融資本集團。

說話間手握金葫蘆微微一怔,他如今暫為神器之主,大致也能清楚葫中世界的情況,墨大爺進去了一趟,居然將所有的妖王遺骸全部帶出來了,好大的本事!

華真行又一指飄浮在上空的九十八枚妖王玄牝珠道:“這些呢?”

墨大爺正要說話,楊老頭搶先開口道:“我們三人,各取三枚拿去研究,剩下的就留在你自己手中吧。我建議還是放回煉妖葫收存,並且不要告訴任何人。

如今的養元谷說強亦強、說弱亦弱、說純亦純、說雜亦雜。妖王玄牝珠可不是普通的天材地寶,若都入庫登記,恐會招惹不必要的事端,還是存於煉妖葫中更穩妥。

你要打造更多的碧空洗大陣,反正也不急於一時。等到你能打造十座以上,也有必要打造十座以上大陣之時,再拿出來倒也無所謂了,但也最好一枚一枚往外拿。”

華真行:“您老考慮得周詳,那就幫忙把這些都收進去吧!”

柯孟朝伸手道:“我來吧,葫蘆給我。”

華真行將葫蘆交給柯孟朝:“您老也想去葫中世界逛逛嗎?”

柯夫子卻搖頭道:“我不像他倆,對那種地方不感興趣,也不好奇!”

說著話他右手握葫蘆左手一招,那些飄浮的妖王玄牝珠都不見了。三位老人家各取了三枚,華真行手中還拿了一枚,剩下的都被收了回去,散落葫中世界各處。

您可以在Google搜尋“歡想世界 九桃小說(9txs.tw)”查詢最新章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