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
第三百五十章 金雨天降,一切的終結。

作品:最強殺神|作者:洗越蒼天|分類:都市生活|更新:2018-06-28 14:26:43|字數:4462字

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

那些凋零變異者們並沒有死絕,就如一群蒼蠅,被潘岳拍了一巴掌之後,多的是四散飛舞的。此刻這些變異者們依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攻擊潘岳。只可惜潘岳早不將他們放在眼中,任他們如何攻擊,最多在他的體表濺起一陣火花。

潘岳的巨大手掌開始拍向神君。他的手掌比房屋還要大,手臂比參天大樹還要長,加上過人的體質,這一巴掌下去速度快得嚇人,一般人根本來不及躲開。即便是神君也被這恐怖的速度驚住了,他不想硬抗這種攻擊,但是他不得不硬抗,因為憑他的速度就算能躲過一擊,也躲不過持續的暴風襲擊。

甫一交手,神君便感到無邊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,饒是他修為驚天也抵擋不住這天劫般的力量,直接被打飛出去!

潘岳的左手掌心完全合攏,其中好像一個漆黑的密室。但是因為墨月的動作,白色光明照耀石室,聖潔光輝灑落白陽一身。

白陽身上的傷口快速癒合,體內也開始多了一股純正的神道力量。來自墨月的力量開始遊走全身。這股力量的到來終於引發了白陽身體的之變。五濁聚齊,所有力量在此刻融合。

體質、精神、濁氣,三股力量融匯到一起,部分彼此,於此同時神通的力量也漸漸融合在身體之中,成為最基礎的本能。

而在此刻,白陽的大腦深處忽然打開了神秘之門。一段段遺落在過去歲月的記憶開始迴歸。從年少苦修到功成隱退,從海邊收徒到出山止禍,一幕幕回憶清晰的冒出來,一切恍如昨日。

片刻之後白陽重新睜開眼,神色十分複雜。三百年一朝覺醒,如今的人又是誰?

“我該是我,我還是我。白陽天早已消失。如今活著的不過是繼承了白陽天記憶的我。”他忽然升起這樣的覺悟。

石室中早已失去光明,白陽意念一動,華光大放,再次將這裡照的亮如白晝。

然而眼前的一切讓他徹底震驚,心傷至極早無聲。

盤坐在白陽身前的人已經死去,她白髮蒼蒼,面容蒼老無比,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衰老的氣息。

而現在,她死了,連一句遺言都沒有留下。百年之情就此煙消雲散,任何機會都沒有留給白陽。

生死人肉白骨,本就是逆天之舉,這其中所受的反噬絲毫不會比白雲飛的逆時神通來得小。接連救下兩人的她終於耗盡了自己的壽元,走到了人生的終點。

到最後一刻,她的心到底是怎樣的情感,白陽已經不得而知。他只知道自己,很難受,難受的說不出,哭不出,只有淚先流。他抱著蒼老佝僂的軀體,獨自體會著斷腸人的感覺。

此刻在外界,熔岩巨人潘岳和東瀛神君的戰鬥也即將進入尾聲。

化身熔岩巨人的潘岳有著近乎神靈的力量,東瀛神君的修為終也不支。

他慘笑一聲大吼道:“你以為這樣就能結束嗎?你想殺我,儘管來啊!你以為這麼多年來本尊一直停滯不前嗎?你知道原始凋零在哪裡嗎?”

“哈哈哈!告訴你也無妨,原始凋零被我用特殊之法封入體內。只要我死便會啟動預留的術,將原始凋零灑遍天下!”

潘岳揮起的拳頭一時靜住了,他猶豫一瞬,面色一狠。

“血染神州又如何?毀滅之後便是重生。有我在,一切都可重來。你,去死吧!”

就在最終之招落下之刻,潘岳的手中突然綻放強烈光芒,打斷了他的攻擊。

“住手,讓我來!”白陽不知何時起衝出了潘岳的掌心,站立在神君的面前。

“白陽,你竟然還沒死!”神君驚叫道,“不過你是死是活又有什麼分別,憑你也想殺我?”

“那便讓你死個明白!”白陽說話間身體快速變老,臉上的面板再次轉變到幾十年前那一戰時期的樣子。

神君初時還不以為意,那他記憶中最熟悉的那張臉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才明白一切。原來白陽是戰爭的最關鍵因素的原因就在於此,他就是當年的老祖!

“不,不可能!你不是死了,這怎麼可能!”神君大受刺激,大呼起來。

“我沒死,而你,要死了!”

一道光柱從天而降,將神君整個人包裹。炙熱無比的能量有著灼燒一切的力量,無論是神君,還是隨後噴發出的原始凋零,都在絕對的力量下化為一陣青煙,消失不見。

叱吒風雲近百年的一代梟雄終於死亡,戰場中還在交戰的雙方都愣住了。不知何時起東瀛之人開始拼命逃竄,華夏高手緊緊追殺。

“都是因為你,如果不是你,她也不會死去!”雷霆般的怒吼從潘岳的口中傳來,白陽一回身就看到他掌心託著墨月的屍體,神色中充滿殺意。而他想殺的人便是白陽!

“去死!”他一掌拍了過來,白陽卻無心與他戰鬥。意念一動,四道光柱從天而降,隨即化作繩索一般捆縛住潘岳的四肢,任他如何掙扎都動彈不得。

他緩緩飛到墨月的屍體前,淚光閃爍。

“曾經你等了我幾十年。現在,我不想等你,我現在就想找到你。”

他說著周身發出璀璨無比的光芒,整個人化作烈日一般,即便是潘岳也無法直視他的力量。

轟!

整個青州此刻都被強烈的金光籠罩了,沒人能看到此刻到底發生了何事。

忽然,水滴從天而降,下雨了。

金色光雨簌簌落下,金色光芒遍灑神州。

這一刻,整個華夏都沐浴在金色光華中。隨著光雨不斷飄落,大地回春,萬物復甦。枯死的草木發出了新芽,天地再填一抹新綠。

雨滴灑落,行人沐浴光雨,點點溫暖鑽入心中。在這一刻,很多人都有所觸動,身體內部隱藏的某道枷鎖似乎被打破了,即將到來的是新的未知。

而在神州各處,隱藏在無數地方的凋零變異體也感受到金雨的力量,他們的身體本能的發出畏懼的感覺,很多凋零變異體甚至想躲藏起來,躲避這場金色雨露。

但是,這是無用的。金色光雨打落地面。化作一縷縷金色氣息飄入空氣中,感應到凋零的力量,它們甚至主動飄過去,主動鑽入變異體的身體。

一個個變異體發出了慘痛的哀嚎,但是隨著痛苦過去,帶來的是新生。一個個變異體消除了過往的異狀,被剝奪了力量。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正常的體魄,他們再次成為普通人的一員,再也不是異類,不用躲避他人排斥的目光。

“我好了?我真的好了!”

“我終於能去見我兒子一面了!”

“感謝上蒼,讓我有重新做人的機會!”

一個個恢復正常的人們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,感謝蒼天有眼,給了他們一個重生的機會。

有人喜便有人憂。同樣在華夏各地,一大批人仰天怒吼,不甘被剝奪力量。

“我的力量……”

“我的身體在虛弱,不!”

“我的能力,為什麼會消失!我不願做普通人了,我受夠了!”

沛市郊外,黃岩寺附近的一座無名山中。

顧絃音正在教授韓露彈奏古箏。韓露已經變成精靈有幾日了,還在熟悉自身的力量。

忽然光雨從天而落,點點滴滴鑽入顧絃音的面板。

感受到身體的變化,顧絃音的臉色微變,隨即滿是複雜的仰望天空。

“顧姐姐,這是什麼雨?我覺得十分難受。”韓露揉了揉有些發癢的面板,那是光雨滲透在剝奪她精靈的力量。

“這不是雨。是血,神靈之血,淨化一切邪穢。”顧絃音平靜的說道。

“神靈之血?這世上真的有神嗎?這血對我們有影響嗎?”

“有,它會讓你解除你身上的精靈詛咒。”

“真的嗎?太好了!”韓露興奮無比的說道。如果能解除精靈之毒,她就能和白陽一起過正常人的生活了,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啊!

顧絃音長嘆一口氣道:“好好沐浴在這場金雨之中吧,不要辜負了有些人的期待。”

她轉身走到一塊巨石附近坐下。背靠巨石,仰望天空。她不由得想起了前段時間黃龍法師對她談起的天機讖言。

“真神即將現世,凋零迎來末日。”黃龍法師感嘆道。

“哦,是什麼人能成為真神,又怎樣帶來凋零末日?”顧絃音滿是好奇的問道。

“是一個帶著天命轉生的人,一個你我熟悉的人。神靈之血染蒼穹,傾盆金雨落華夏。凋零之劫,要結束了。”

“難道是白陽?”顧絃音突然醒悟道。

“是他。他就是那個帶著天命轉生之人。而今,他的天命即將走到最關鍵的時期。”

“他會死嗎?”顧絃音不知為何,心中突然湧起了無盡傷感。

“或許吧。”黃龍法師不確定的說道。

光雨不停落下,強如顧絃音也開始發生了變化。身體又痛又癢的同時,一縷白髮開始悄然出現在她的頭上。

“顧姐姐!你!”

韓露第一時間看到了顧絃音的變化。話音剛落,顧絃音又老了幾分。無瑕的臉上多出了幾道皺紋,她開始變老了!

顧絃音卻十分平靜,像是早就等著這一天一樣。

“不用傷心。姐姐的壽命盡了,是該我們分別的時候了。”

“姐姐,你怎麼會……”韓露不敢置信。

“姐姐和你不一樣,我成為精靈都七十多年了。我的真實年齡已經九十歲了。失去精靈的力量,我的壽命也將走向終點。”

“你還……”韓露還想再安慰什麼。卻見顧絃音微微擺手。

“不用說了,姐姐這一生已經經歷了太多,人累了,心累了。是時候離去了。你不一樣,你還有大好的青春,不要因我而神傷。”

顧絃音斜倚著巨石,身體迅速衰老,很快就成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婦人,她的臉上滿是深深的皺紋和老年斑,早已不復當初的美貌。

“姐姐累了,要睡了。不要打擾我了……”

“姐姐!”韓露急的大哭出來。

在這個明媚的天,金雨降世的日子,闖蕩一世的顧絃音離去了,帶著她曾經的美貌。去了另一個遙不可及的世界。

韓露將她的遺體安葬在無名山頭中,墓前種滿各種花花草草,同樣留下的還有她的古箏。

“觀眾朋友們,大家不用心急。據氣象專家解釋,此次金色降雨屬於一種十分奇特的自然現象,其稀有程度可能數百年都難以形成一次。據說這金色雨水中擁有十分強大的功效,能夠強身健體。健康長壽。希望大家沒事的時候都可以走到戶外,感受這次難得的天地奇觀,沐浴在金色雨露中,享受最美的人生……”電視機中播放著專家們最新的解釋。

普通人根本不知道這一天發生了什麼,那金色的光雨被專家解釋為特殊的自然現象,免去了人們的恐慌。

而在修煉界,也很少有人知道那次大戰之後發生了什麼。也沒有人再見過白陽。

有人說他成神了,離開了這個世界,也有人說他死了,屍體都化為最後的養分,送給了所有的華夏人。

或許只有沛市郊外的黃岩寺黃龍法師知道,和白陽最為親近的韓露、姜妙雪、白家姐妹都消失在人海中,再無人見過他們。

而曾經聲名赫赫的黃岩寺。也隨著黃龍法師的失蹤失去了往日光景,門可羅雀。

山林之中,一位光頭胖和尚戴著斗笠,一個人遊走在深山之中。他的腳步有些虛浮,每一步似乎都十分費力,如果仔細去看他斗笠下的面容,就會發現他的面容比以前醜陋許多,臉上莫名的多了許多傷疤。像是刀劍劈出來的,又像是野獸抓出來的。只有這和尚自己知道,這是透漏了太多天機,遭到了反噬。

數月後,南方小城市的一家醫院裡,一個美麗的少婦臉色蒼白的躺在病床上。護士正在給她檢查身體。

一旁的兩張嬰兒車上躺著兩個可愛的小嬰兒,他們白白嫩嫩的,熟睡的樣子十分惹人喜愛。

“真是一對可愛的龍鳳胎。對了小姐,你這兩個孩子的名字起好了沒?”

少婦微微點頭,看著兩個小寶貝,眼中不由得湧出了淚花。

“想好了,他們爸爸姓白,男孩就叫白雲飛。女孩就叫白雲舞。”

“白雲飛,白雲舞。真是好名字。希望他們未來一切安好,兄妹兩人感情和睦,永遠不要鬧矛盾。”護士在一旁說道。

少婦心中微微一嘆,這兩個名字其實她是請教了一位大師起的。

“沒有父親的孩子就像天邊的流雲,獨自飄零飛舞。就叫雲飛、雲舞吧,這是他們的命。”

而在遙遠的西藏,喜馬拉雅山最深處的洞底。曾經蔓延整個山洞的枯樹吸收了無盡的金雨之後一點點裂開,最後撕開了一切偽裝,只有一棵無名小樹在那裡。

一切看上去毫無變化,但是離得近了,定能發現特殊之處。

那棵無名小樹的頂端,不知何時起抽出了一截嫩綠的枝芽。

新的時代開始了!

(全書完!)

您可以在Google搜尋“最強殺神 九桃小說(9txs.tw)”查詢最新章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