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
第三百四十六章 一切的真相

作品:最強殺神|作者:洗越蒼天|分類:都市生活|更新:2018-06-25 21:50:05|字數:3762字

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

就在白雲飛即將遇難之際,上空突然飛來一條鞭子抽散了神君的標槍。

“什麼人?”

神君驚訝之際只見上空結界破洞處飛來一條倩影,漆黑水鞭狠狠向他抽來。他抬手一擋,卻覺鞭梢足有萬鈞力,以他實力都難以抵擋。

神君急退數步,自知身上有傷,不宜與此強敵硬碰。他虛晃幾招立刻抽身而退。

以他的能耐自然看得出白雲飛已經油盡燈枯,大羅神仙也難救下他。至於他是不是死在自己手上,這已經不重要了。

神君帶著暗影急速抽身,空中的倩影也完全顯現出來。

白陽張大了嘴巴,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來人。

“墨月,怎麼是你?”

此刻的墨月情緒很是低落,連白陽的話都沒有理會。

她將白雲飛扶起,後者張了張嘴,嘆道:“一切自有定數。我的命運已經走到盡頭了。”

“小舞,還是謝謝你能來救我。”

墨月、小舞,不用多餘的解釋白陽也明白了,墨月就是雲舞。原來她們是一個人,原來她早就來到自己身邊。這個結果對白陽來說有意外。想通了關竅,他漸漸明白是怎麼一回事,只是心頭還不免有許多疑惑未解。

“我聽說你們要來此對付齊天,我知道你狀況不好,怕你涉險才跟來。沒想到。還是晚了一步。”墨月悠悠一嘆,眼圈已經開始泛紅。

白陽看著這一幕也有流淚的衝動,雲舞和白雲飛雖說多年矛盾,但是在白雲飛最危險的時刻她還是來了,多年師兄妹終究有難捨的情分。

“不用悲傷,我命早定。趁著還有些時間,我想和白陽聊聊,可以嗎?”

“你要告訴他一切了嗎?”

“是的。我怕沒有機會等到那一天。”

“隨你。”

墨月說完便放開白雲飛,快速飛往洞頂。

山洞中只剩下白雲飛和白陽兩人了,白雲飛看著白陽,久久沒有說出話來。

白陽被他看得有些發毛,不知他在想什麼。

“教官,你留我在這肯定有什麼事情想說吧。你說吧,我聽著呢。”

白雲飛看著白陽,忽然流下淚來,用蒼老又虛弱的聲音哽咽道:“師尊,對不起。”

白陽腦袋轟一下子全亂了。

“你……你說什麼?”

“師尊,弟子無能,累你至此。”白雲飛哭訴道。

看著眼前嚎啕大哭的老人,白陽什麼都反應不過來,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。

“教官,你傷勢太重出現幻覺了吧。我是白陽啊,不是你師尊。”

白雲飛卻堅定的說道:“我沒看錯,你就是我的師尊,白陽天!”

“白陽……天?你師尊叫這個名字?”白陽懵了。

“是啊,那是我師尊的名諱,也是你原本的名字。以前我們總想著不破壞正常的發展,讓你自然恢復記憶,但是事情的發展總是出乎我們的意料。我怕等不到你自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了。師尊,原諒我的私心,想現在就告訴你一切,在我臨死前讓你知道一切。”

白陽身子一陣顫抖,還沒有完全理解。

“恢復記憶?我?你的師尊?”

“對,你就是我的師尊,神道一脈的領袖,組織的建立者,對抗凋零打敗神君的領導者,傳說中老祖。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失去的記憶是什麼嗎?我現在就告訴你,你失去的記憶其實就是你是老祖時的記憶。或者說你上一世的記憶。”

“不可能!”白陽連連退後,不能理解這個情況。“這怎麼可能。這也太荒唐了。我腦子裡有這二十多年來的記憶,現在你告訴我我還有三百年的記憶。這不可能,絕不可能!一定是誰篡改了我記憶,或者你哪裡弄錯了。”

白雲飛卻異常肯定的說道:“什麼都沒有弄錯,你就是神道老祖白陽天。如果你還不願相信,那我就跟你好好講講一切的由來吧。”

白陽漸漸冷靜下來,想聽聽白雲飛口中的秘辛。

“七十多年前凋零肆虐,一位隱世高人走出深山,帶著兩個徒弟普度眾生。那位高人很快聯合了一大批正義之士,全面阻截肆虐的敵人和變異者。他就是神道一脈的老祖——白陽天。老祖擊敗神君創立組織的故事你早就知道了。當年的戰役中老祖損失精血過多,加上年邁傷重,已經無法再進一步成就五濁巔峰。為了對抗原始凋零毒,我們想了一個辦法,就是造神計劃,希望能打造出一個驚才絕豔的天才,成為終極強者毀掉原始凋零。結果你也知道了,隨著潘岳的變異,這個計劃徹底失敗了!”

“潘岳變異之後,組織已經消耗了大半的資源,很難再創造一個新神。但是造神的步伐不能組織。對抗凋零的大業也不能止步。當時的師尊已經壽元無多,常年閉關維持生機。而我和小舞又因為各自性情原因無法攀升巔峰,所以新一代造神計劃幾乎要宣佈失敗。在這個情況下我突發奇想,做出了一個最大膽的設想,而這個設想。就是後來一切的根源了。”

白雲飛說到這裡又看了白陽一眼,“你該知道我的神通是什麼吧。”

“知道,能夠逆轉時間,對決之中處處壓人一頭,先天便立於不敗之地。”

“不錯。然而你的認識還不夠徹底。大多數人都以為我只能稍微溯流一小段時間,其實那遠不是我的極限。因為與人對戰不需要轉變太多時間,所以世人都不知我的極限,只有我自己清楚我的力量攀升到巔峰能起到多麼強大的效果。我能讓成年人變成孩童,我能讓老人變成小孩。只要我想。就能做到,只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。返老還童本就是逆天之舉,逆反的時間越久,受到的反噬越大。”

白陽渾身一震,他已經想到了一個可能。為何白雲飛喊他師尊,為何白雲飛這樣強大的人會有不治之症。

“看來你已經想到了。沒錯,這個大膽的想法就是我用出極限的力量助師尊返老還童。這世上只有他一人完全領悟了五濁真諦,練成了五濁命格。只要他有機會重來,就一定能夠重回巔峰!師尊知道此舉會讓我受到很大反噬。他本不願如此,但是我一再堅持,他又考慮到確實無人能阻止凋零,所以就同意了。那一天,我足了準備。用出超越極限的力量讓師尊變成了一個嬰兒,而我也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。我雖未死去,卻犧牲了半數壽元,而且身懷不治的天道之傷,永遠無法痊癒。而師尊他失去了過往的一切記憶。但是卻有著最寶貴的東西,天生的五濁命格,修煉五濁越神訣如履平地。但是為了讓他根基打牢,我還是讓他鍛鍊了很長時間。”

“師尊已經活得太久,其實他早就看開了生死。但是有了重來一次的機會。人就會有念想。師尊的念想就是想有一段快樂的童年。所以我帶著化成嬰兒的他四處尋找,最終找到了一戶沒有孩子的善良人家。也許是天公作美,那戶人家也姓白,還真是夠巧的。後來的事情想必你都知道了,師尊在過了幾年快樂時光之後我派人帶走了童年期的師尊,讓他回到組織,和其他孩童一起接受最嚴厲的訓練,而那個時期,就是我和組織其他首領定好的第二次造神計劃啟動期。”

“師尊,現在你懂了嗎?為何你總是獨特。為何你是命定對抗凋零的人選,因為你一直都是對凋零抗性最強的人。為何我總對你特別優待,因為你我最敬愛的師尊。為何我傳你和楊旭功法,卻只認楊旭為弟子,因為我不能成為你的師尊。為何你修煉功法如吃飯喝水那麼簡單。因為你早就領悟五濁真諦,只需要一定的濁氣就能重新找回當初的力量。你以為你總是運氣過好,受蒼天眷顧,其實一切都是你應得的,那是你苦修了三百年的力量。你現在只是拿回它而已。”

白雲飛一口氣說了這麼多,虛弱的身體忍不住急促的喘了幾口。白陽忙拍了拍他的後背,讓他放鬆點。

時至此刻,白陽已經明白了。白雲飛沒有騙他,原來他心中一直想不通的種種不合理都存在其合理性。

為何黃龍法師這樣無所不知的強大修者還一直喊自己前輩。當初他還以為那是黃龍抬舉他,現在總算知道黃龍法師才是最明白的一個。

為何自己總是像主角似的開掛,動不動就學會逆天功法領悟超級神通,原來那些都是他曾經擁有的力量,這世上從沒有平白無故的強大。富二代們有他們努力的爹孃,而白陽有他自己前世三百年的苦修,一切都有因有果,沒有無緣無故的好命運氣。

雖然白陽已經明白了自己是神道老祖的事實,但是一時間真的很難接受。自己竟然是個活了三百多年的老怪物,只因逆轉時間返老還童重修一場。

為什麼,太多的為什麼,過往有許多想不通的關竅現在回想起來豁然開朗。只要將自己的原本的身份帶入,一切都很容易明白了。

白陽忽然想到了洞外等待的墨月,也就是雲舞,他總算明白墨月為何總是對他這麼好。甚至總是不經意中流露愛戀之情。

她曾說一切都是自己一廂情願,那其實是說這是場師徒戀,還是她單相思?

白陽隱隱明白當初墨月被拒絕的真相了,她這樣完美的女人被拒絕的原因只是自己師傅無法接受?

白陽張了張嘴,還是忍不住問道:“那雲舞也是我弟子。她一直都在保護我就是這個原因嗎?”

“是的。”白雲飛的神色有些複雜,談到雲舞,他總有許多遺憾。

“你該明白墨月為何對你這麼好了吧,其實還有些事情你還不清楚。”

“什麼事情?”

“其實我就是那個被墨月一直嫌棄的哥哥。其實雲舞只是個名,她全名叫白雲舞,是我的妹妹,孿生妹妹。我們不止是師兄妹,更是一起長大的親兄妹。”

“白雲飛、白雲舞?”白陽總算想起墨月曾經提起的那個哥哥,只是她一直沒有明說,白陽還以為對方是混黑的,現在總算明白她說的是白雲飛,而這兩個人的名字,不由得他多想。

“我和小舞是孿生兄妹,我們倆從小生活在一個窮苦的海邊小漁村裡。父母亡故之後我們兩個孩子就沒吃過飽飯。就在我以為我們的人生要在那時結束的時候,師尊出現了。他收養了我們倆,給我們吃不完的好吃的,傳授我們世上最厲害的功法。我們的名姓也是師尊所賜。師尊說我有騰雲萬里的氣象,取名雲飛;他說小舞跳起來的樣子很像雲端起舞的仙女,取名雲舞。”

“從一無所有,到世上最尊貴的頂級修煉者,我們的一切都是師尊所賜。而我們倆,承受師尊大恩,也願將一切都奉獻給師尊,包括我們的生命。”

故事說到這裡,白雲飛抬頭再看了一眼白陽,“你知道師尊他以前的樣子嗎?”

您可以在Google搜尋“最強殺神 九桃小說(9txs.tw)”查詢最新章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