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
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戰

作品:最強殺神|作者:洗越蒼天|分類:都市生活|更新:2018-06-21 20:53:52|字數:3748字

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

神君說著指尖凝力,瞬間強大的能力在他的手掌附近凝聚,不斷匯聚並壓縮,可怕的能量波動幾乎壓的白陽喘不過氣來。

“這就是神君的力量嗎?元嬰巔峰恐怕也不過如此吧?”

白陽想要反抗,但是四周高手氣機已經將他完全封鎖,想動都都不了!

白陽周身氣機被眾強者封鎖,眼看著神君掌心的能量越來越強大,卻毫無反抗之力。這種憋屈的感覺讓他十分痛恨,但是卻不能改變分毫。還有人群中的廖青青,更讓他心痛。明明替她解了毒,為何又會受人控制,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?

“別了,年輕的小傢伙!”神君淡淡一笑,綠色的臉孔帶著扭曲的笑容,十分瘮人。

掌如綠色長刀,對著白陽狠狠一劃,只要中了,必然是身首分離的場面。

就在這時。天空忽的一暗,所有人盡皆進入黑色的光芒中。

黑暗只持續了一個剎那,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所有人再次獲得光明,然而就是那一剎那的功夫,白陽已經被救出了包圍圈。

白雲飛一襲黑袍站立在虛空,將白陽拉到他的身後。

神君的臉色一片陰沉。眼看即將成功,最後一刻殺出個程咬金的感覺總是讓人不愉快。

“又是你,老是壞我大事!”神君怒道。

白雲飛面具遮面,冷酷依然。

“東瀛神君,早跟你說了這不是你能染指的地方。速速離去,否則別怪我手下無情!”

“哈哈。就憑你?”神君冷笑道。

“那再加上我們呢?”

忽然天際傳來一聲大喝,十多個人影從高空降下,氣勢和神君的隊伍相比也是毫不遜色。

白陽定睛一看,神刀營的獨孤亮,天劍營的虛塵子,長生營的曲夜,以及他們各自營中好手都來了!

白陽沒想到教官這一次竟然會將他們都帶過來,東瀛神君同樣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變化。

他臉色一變,大吼道:“所有人聽令,不顧一切代價,殺死白陽!”

“嗨!”

另一邊,白雲飛同樣大吼一聲,“迎戰!不顧一切代價,保護白陽!”

“是!”

雖然這些人不知道東瀛人為何要不計代價殺死白陽,但是他們知道,白陽不能死,白陽是他們的希望,是對付凋零的利器,比各位營主的性命都重要。

組織四營不是鐵板一塊,虛塵子和白雲飛等人關係一直很差。但是這一刻,他們所有人都放下了成見,四大營齊心合作,共同對付東瀛入侵者。

這些無一不是絕世高手,每一個都有元嬰級的戰力。這麼多強者一起出手,天空似乎都被打得扭曲了。

白陽幾乎看不清場中形勢,看到面前有人對他出手就及時反擊。這一刻無論是東瀛還是華夏,都打瘋了。

瘋狂進攻,死命防守。沒有任何喘息的攻擊和防禦,打得天地變色。

在戰鬥第一時間神君就準備使出摧枯拉朽的攻擊,然而白雲飛的神通有逆轉時空之能,無論他打出什麼樣的招式都會被逆轉消散掉。連帶他本人也被白雲飛帶到高空,與之單獨作戰。

混戰中一隻藤蔓掃向白陽的臉頰,白陽清楚的看到廖青青無神的雙目,她現在似乎失去了一切知覺,像個殺戮機器。

“大姐!”

白陽內心一片苦澀,然而眼下根本沒法救下廖青青。他咬咬牙,使出十成的光之劫,打向廖青青。

他們兩人實力在伯仲之間,這次他若留手必然會損失慘重。形勢逼人,他不得不痛下殺手。

場面越來越混亂,白陽一會和廖青青打幾下,一會又和其他高手交戰幾下。

東瀛方面的最終目標是他,所以他根本沒法專注一個對手,時不時便有攻擊飛向他,打得他節節後退。

天空中黑芒掃射,綠雲飄蕩,所有人都知道最終的結局要等天上兩個人來決定,在此之前他們只有盡最大努力去防守。

樓房在倒塌。地面在皸裂,這本來在小公園發生的戰鬥迅速蔓延到周邊,不知道造成了多少破壞。

白陽看著破碎的建築,心中一點也不好受。這座城市是他的故鄉,這裡發生的一切讓他倍感痛心。

力量,為何我的力量這麼弱,在這個時候完全起不了作用!

白陽開始恨自己的弱小,恨自己往日太過鬆懈,否則再刻苦些或許已經是四濁強者,能和暗影那種高手對抗。

轟轟轟!

到處都是爆裂的聲音,好像炮火紛飛的戰場一般。不知過去了多久,只聽天空一聲大喊。

“撤!”

東瀛眾強者像群蒼蠅似得快速飛離。

東瀛人的離開讓白陽鬆了口氣,只是看到廖青青和他們一起飛離,他又格外難受,見到親近之人在自己面前被帶走又無能無力的場景實在讓人心痛。

“白雲飛!”獨孤亮一聲大吼飛昇上天,接住向下墜落的教官白雲飛。

白陽臉色大變,也趕緊跟上。

此刻的白雲飛身上衣衫破裂,臉帶面具都被打爆了,一頭白髮在風中飛舞,英俊的面容卻幾乎失去血色,看上去虛弱無比。

這還是白陽第一次看到他的真容,他本以為白雲飛會老得不成樣子,沒想到現在還像個年輕人似得。只是他的狀況實在太差。

“你怎麼樣?”曲夜忙上前問道。

“放心,死不了……”他虛弱的說道。隨即用力轉頭,“白陽呢?他怎麼樣?”

白陽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臂。“我在這裡。”

“呼……你沒事就好。”他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。

“我沒事,一切都好。”白陽接著說道。

“去把那瓶毒液取來,我要帶回。”白雲飛道。

“我知道了,馬上就去取。你……,要不要休息下?”

“不用管我。沒事,時間緊急,趕緊去取毒液。”

“好!”

白陽不敢耽擱,快速飛離。

他走之後,三位營主都圍了上來,看了看白雲飛的傷勢。一個個面色凝重。

“你舊傷難愈,如今又受到重創,在這個節骨眼上……”獨孤亮欲言又止。

白雲飛搖了搖頭,“人固有一死,何必躲躲藏藏。我的傷註定不能恢復。與其病死在床上,不如戰死在戰場上。”

“哎……”

眾人一嘆。都不再多勸,他們不知道白雲飛到底發生了什麼,但是都知道他的傷已經很多年了,一直沒有恢復的跡象,或許真如他所說此生恢復無望,不如轟轟烈烈一場。

“剛才東瀛神君敗了?”虛塵子好奇的問道。

白雲飛微微搖頭。“沒有,這次,算我敗了。我的傷有些壓制不住了,他佔了上風。但是最後關頭他怕我搏命反撲,臨時起意撤退了。”

“我還以為他會堅持與你一拼也要殺了白陽呢。”虛塵子道。

“他想的更多,他想讓我傷勢加重自己死去。不想和我拼死一搏。”白雲飛道。

“真是個老狐狸!”曲夜罵道。

“不管他,這樣我還能騰出更長時間做別的事情。”

眾人就留在原地等候白陽,不到十分鐘功夫白陽就帶著毒液回來了,交到白雲飛的手上。

白雲飛看了一眼毒液,正準備將之收起帶走。忽然天空中飛來一位黃袍僧人,不是黃龍法師還有誰?

“黃龍法師!”白陽叫了一聲。

黃龍法師對著白陽微微點頭。隨即看向周圍強者。而眾多強者也在打量他,想知道他這個大和尚是什麼人。

“不用緊張,他是神算一脈的傳人。”白雲飛解釋道。

幾位營主顯然聽過這個名頭,好奇的打量著黃龍法師。

黃龍法師恭敬的對著眾人鞠了一躬,“眾位前輩,小僧本不該打擾諸位。但是剛才戰鬥太過激烈,小僧忍不住發動禁術測算天機,得到了一條重要訊息。”

“哦,是什麼訊息?”白雲飛問道。

“此刻眾位前輩和東瀛強者的戰鬥固然重要,但是有一件事現在更重要,這關乎到所有人的命運。”

“到底是什麼事情。會比驅除東瀛人還重要?”虛塵子不服氣的問道。

“此事關乎整個星球的命運,眼下正有人四處搜尋靈脈,而那人現在的目標卻是最特殊的靈脈,地球最後的靈根。千百年來靈根漸漸枯萎,靈氣也因此越來越稀薄。導致我們這個時代的強者越來越少。其實強者多多寡都不算大事,關鍵是靈根不能有失。眼下那人顯然準備煉化最後的靈根提升功力,我們一定要阻止他!”黃龍法師一口氣說完,聽得眾人似懂非懂。

白陽忽然想到仙神聯盟的齊天,他一直在找靈脈,難道就是他要摧毀最後的靈根?他趕緊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。

黃龍法師眼神一亮,“沒錯,那肯定是他了。”

“竟然是齊天。想不到他在最後關頭竟然會給我們添這麼大麻煩!”獨孤亮氣得罵道。

虛塵子老臉一紅,“諸位,對不住了,是老夫教子無方,惹出這等禍端。”

“黃龍,如果靈根被摧毀會發生什麼?是不是以後完全無法修煉?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支援摧毀呢。”曲夜忽然問道。

她想要世間無法修煉的想法還真是出乎眾人意料。不過她話語卻是沒毛病。如果只是以後沒法修煉,似乎還不算什麼,大家都一樣就是了。

“不不!事情沒有這麼簡單。”黃龍趕緊解釋道,“靈根如果枯萎,就代表這個星球也要開始枯萎,以後所有的生靈都會越來越虛弱。直到最後全部走向死亡。就好像修煉界流傳的那個傳說,天人五衰!”

眾人臉色一變,如果真發生這樣的事情,就意味著全人類會慢慢走向消亡,這種事情他們絕對不允許!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不得不先對付他了。那個齊天現在在何方。黃龍法師你知道嗎?”獨孤亮開口問道。

黃龍道:“我不知他在何方,但是我知道那處靈根的位置,靈根在喜馬拉雅山深處,我能測算到靈根有危,說明他一定在那裡!”

“好,那我們現在就往那裡進發。白雲飛,你傷勢不輕,就帶著毒液回去研究吧,喜馬拉雅山之行就交給我們了!”獨孤亮說道。

“不!”出乎眾人意料,白雲飛竟然反對這個決策。

“齊天交給我,曲夜,你帶著毒液回去,代替我指揮研究。老不死,你和虛塵子一起守好國門。不能再出現今天這樣的大規模殺傷事件了!”

“這……,你傷勢都這麼重了,為何還要去那個鬼地方?”獨孤亮不解的問道。

白雲飛解釋道:“小舞告訴我齊天吸取了兩條靈脈,如今的實力恐怕是元嬰巔峰了,你們去了也難保不出意外。只有我能保證阻止他的行動。”

“這……”獨孤亮還想說什麼,虛塵子拉住了他,“白雲飛說的沒錯,靈根的事情不能賭,我們就算合力擊敗齊天,也難保不會出現其他意外。還是交給白雲飛解決吧。戰士總要血染沙場,他的心願我們該遵從。”

您可以在Google搜尋“最強殺神 九桃小說(9txs.tw)”查詢最新章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