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
第五百二十一章 石破驚天

作品:錦玉滿棠|作者:章璋|分類:古代言情|更新:2021-10-14 09:40:01|字數:2386字

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

蕭氏走出海棠苑後,冷淡的對著蕭大夫人點了點頭,看著蕭二夫人,終是忍不住嘆了口氣,“這件事暫且是壓住了,接下來如何,蕭府總要拿出個章程來。”

蕭大夫人緊繃著臉,蕭二夫人心中將陸家所有人罵了一遍,硬著頭皮賠笑臉:“是,我們這就回府同婆母商量。”

蕭大夫人慾言又止:“陸五小姐……”

“情難自禁罷了,大夫人放心,這件事絕不會傳出去,況且左右也要結親,總不至於將她沉塘,不過是關一關她,抄抄《女戒》懲戒一二而已。”

蕭大夫人總算鬆了一口氣,她倒不是盼著這門親事,相反,她反倒盼著陸五小姐死,只是,若是因著私相授受的事情敗露死人,終究會牽連到遠山,這是她不願看到的。

待蕭大夫人二夫人走遠,蕭氏冷著的臉終於沒了表情,她看著通往崇園的小徑,輕聲問:“暖香塢的信兒可作得準?他,真的……要死了?”

周媽媽點頭,“小池親耳聽到的,那位小姐請來的大夫親口對九老爺說的,老爺現在只吊著一口氣,說不準什麼時候,還告訴九老爺,可以通知住的稍遠一些的族親了。”

八角亭的飛簷上鳥雀歡快的跳來跳去,假山上簇簇的冬青越發蔥蘢,整個園中生機盎然,蕭氏眯著眼看著,忽然覺得陽光有些刺眼。

周媽媽本分的站在蕭氏身後,低聲道:“三老爺說,追查九年前那件事的人抓到了,可能是老爺的人,問您怎麼處置。”

蕭氏收回目光,轉頭看向周媽媽,周媽媽的頭愈發低垂。

蕭氏審視了一會,輕笑道:“自然是殺了,不然留著去給老爺報信?”

周媽媽的心思彷彿被撞破,她再顧不得僭越,抬起頭對上蕭氏的眼睛,不贊同道:“小姐,您與三老爺早就應該分道揚鑣了,您要做的事,奴婢有能力幫您辦好,他要做的事,他身邊自然也有能人,您又何必——”

蕭氏不說話,只是靜靜的看著周媽媽,便讓她再也說不下去了。

“小姐……”周媽媽紅了眼眶,“奴婢是覺得,老爺這些年待您甚好,三老爺畢竟不是良配,即便沒有老爺,您和三老爺也絕不會有結果,您又何必對老爺動手,將自己變成寡婦,往後的日子還長,可怎麼……”

蕭氏打斷周媽媽,聲音不帶一絲溫度:“我改變主意了,五少爺的棺材還是不要停在外面了,叫他們直接從正門抬進來。”

周媽媽不再說話,低聲應諾著退下。

蕭氏望著周媽媽遠去的背影,忽然心底裡生出莫名的煩躁,她招招手,叫來了遠處站著的霜怡,一同去了崇園。

拖拖拽拽,推推搡搡,祠堂的大門重重的關上,被推倒在地的錦棠深吸了一口氣,支撐著坐起,這才感覺到肩胛處傳來撕心裂肺的疼,她用手輕輕的觸了觸,果然摸到了一手的血,結痂的傷處大約是裂開了。

她踉蹌著掙扎起身拍門,門卻在她沒察覺的時候已經悄然上了鎖。

錦棠苦笑,只怕這鎖不是防著她出去,而是防著人進來。

門縫外的臺階上,站著兩個婆子。

“開門!”她喊了一聲,“我受傷了,需要大夫。”

“大夫?您看奴婢像不像大夫?”婆子轉過頭掃了她一眼,不屑的道:“小姐還是消停些吧!夫人已經去崇園了,左右您也出不了祠堂,何必鬧騰出動靜讓人看笑話?”

錦棠只覺得傷口火辣辣的疼,甚至比一箭射穿時還要疼,直疼到她頭皮一跳一跳的說不清到底是哪裡在痛。

只是她不想就這樣示弱,她吃力的靠在門邊,只這一個輕微的動作卻疼的她忍不住悶哼出聲,冷汗出了一層又一層,聲音不免發虛:“夫人說的話我自然聽個一清二楚,夫人叫我反省,卻沒說不叫我看大夫,還是你想假借夫人的由頭,以下犯上?”

“奴婢哪敢!”婆子一噎,終於收起手裡的瓜子,敷衍的行了個禮道:“夫人將小姐關在祠堂是為了讓小姐反省,奴婢可不敢私做主張,還要請示了夫人,小姐還請等奴婢一會,奴婢得了夫人的信兒便回來!”

說完,翻了個白眼,轉身去了門縫瞧不到的旁處接著嗑瓜子。

另一個婆子看了看四周,湊過去小聲嘀咕:“麻子家的,小姐說的對啊,夫人只說將小姐關在祠堂,可沒說不許咱們請大夫,小姐若是出了什麼事,咱們擔待不起呀!”

婆子瓜子皮一扔,瞪眼看著那婆子:“能出什麼事?咱們輕手輕腳的將小姐給請進的祠堂,你可見小姐受傷了?要我說,小姐就是想騙咱們開門好跑出去,你想想,咱們做奴才的,小姐想跑,咱們有什麼轍?攔也不敢攔,抓也不敢抓,到時候夫人怪罪下來,這個罪責誰擔?”

那婆子喏喏不敢再說話。這時,院門處忽然跑進來了一個婆子。

婆子與麻子家的相熟,她上氣不接下氣的扶著廊柱拉著兩個婆子就要往外走:“出大事了!少爺死了!”

祠堂窗扇緊閉,燈火如豆,搖曳著只將眼前方寸照亮。錦棠睜開眼有些茫然,待看清楚眼前人,猛地想坐起身,卻被身上的傷口牽扯著疼的有躺了回去。

“小姐!”綠饒心疼的看著錦棠又滲出血跡的衣服,轉身擰了絲帕輕輕擦拭之後重新為她上了藥。

她的動作極慢,以至於錦棠很快便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她一把抓住綠饒的胳膊,掙扎著坐起來,不顧肩頭的傷口再次滲出鮮血,她抓過綠饒,明明什麼力氣,綠饒卻失重般趴在了她的腿上,她的後背滲出了大片的鮮血,整個人燙的像是剛剪完燈芯的銀剪。

“你受傷了!”錦棠大驚,再也顧不上肩膀的疼痛,掀開綠饒的衣領,那道傷又長又深,幾乎貫穿了整個後背,她倒吸了一口涼氣,忙找方才綠饒給她用的金瘡藥,可是拔開瓶塞,裡頭藥粉卻丁點不剩。

“濟逢春應該在暖香塢,你等——”

“十三死了!小姐!”綠饒的聲音短促而低沉,彷彿不帶一絲情感。

錦棠一愣,保持著要起身的動作僵住了,直到感覺到膝頭傳來的溼熱,她終於將手輕輕的落在了綠饒的頭上。

“怎麼……”她的聲音乾澀而沙啞,眨眨眼,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落了淚,“怎麼發生的?十三功夫那麼好……”

“是三老爺,十三中了圈套……”她去救,卻沒能將人救出,眼睜睜看著十三被斬殺。

綠饒深吸了一口氣,狠狠的抹去眼中的淚水,從腰間摸出一個荷包鄭重的遞給錦棠:“奴婢查清楚——九年前,在廟裡生產的,確實是夫人!”

如同驚雷炸響,錦棠驚訝的甚至忘記了壓低聲音:“那時候,蕭氏才嫁到陸府七個月,而六小姐卻是足月生下的……”

綠饒點頭:“六小姐,確是夫人和三老爺的女兒。”

您可以在Google搜尋“錦玉滿棠 九桃小說(9txs.tw)”查詢最新章節!